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意外的翻山越嶺【上】



人生幻若春夢,巧似天機


回想有如被飛碟誘拐神奇超能力的那天,事後不知要不要冒冷汗!不知道誰講的,人生幻若春夢,巧似天機.如果我的老年要回憶人生傳奇,這絕對可以上排行榜!這天的我也不會知道,往後還有很多阿拉神蹟在前方等我入甕.

常以為每個人應自己去走一遭,領略自然雄奇與人生天機.沒有兩人旅程會是相同,乙永遠不會如甲的機遇,甲也不會有乙的生命,一如出生命盤不同.

馬托拉旅館走出來,是美麗阿曼灣碧海青天.遼闊無涯.燕鷗遨翔,還有電影才能看到的阿拉伯風帆.彷如中古世紀.

沿著海岸線漫溯,靜享浪濤繾綣.乾淨阿曼,有如新加坡潔癖.珍貴水資源,奢侈地為路花路樹增添嬌豔.椰棗(date palm)盎然生機,提供中東珍貴糖份資源.

從容行雲,天人合一.

我沉吟在天地沙鷗裡.不知待會就要翻山越嶺哎喲喂呀,上大哭險坡下九十度垂直大壩,爬到月黑風高才爬回地面.

孩童好奇望來,四女一男,一用抱的.索性奔近了.那我也索性拍了.才發現五人衣裳紅桔紫黃綠在藍天下多豔豔.我奇怪眼前孩童服裝如何尋常,一如台灣.

快走近阿里羊公園(Al-Riyam Park).三小孩一少年騎著捷安特.他們只會阿拉伯語,完全不會英語.我是要問阿里羊公園是那個嗎?有開嗎?他們不知在講什麼?隱隱少年們似是〔跟我來〕意思一副篤然,只能揣測.重覆再問,仍是阿拉伯語再加上疑似〔跟我來〕手勢.又奔來兩個少年,還有剛那五孩童.他們伊伊哦哦聽不懂內容,熱鬧非常.較長的好像在叫小的不要跟,回家等他們.騎腳踏車兩個小的倖倖然.

警車駛近,攔住少年們.前副手座警察伊伊喂喂詢問他們,他們也伊伊喂喂急促解釋,有時指指公園,有時指指指房舍那邊.我完全狀況外.警察說〔你沒事吧!我有警告他們〕

三少年腳著拖鞋,他們到底是要引領我何處?浮現小金門鄭王井天真小朋友拉我來來來.一看,是比利華大母豬小豬欄舍,小朋友自豪著〔看吧!〕 - -|||

公園入口難道在那邊嗎?看看沒什麼打緊吧!

這白牆繪的黃白紅旗〔C38-->〕是什麼?三位中最矮的仍比著手勢〔來!〕無暇多想快快跟上.一個轉折,歪歪倒石塊是什麼?它不僅是石塊,看穿是人工堆成石梯.一時荒涼,竟讓人以為採石場及通往金瓜石黃金神社傾頹梯階.

前方三少年,傾近黑人血統,膚色近似焦咖啡,頭髮捲而短.阿曼身處近東與東非之間,亞非文明與血統的交流這是理所當然.看起來最年幼的右頭部剃出個小癩痢狗標,姑且叫狗標好了.哈哈哈~再一個有比其他人顯著的大鼻,叫北鼻好了.哈哈哈~第三個著淺綠衣白褲,長相比另兩人清秀點,叫佳人好了.哈哈哈~

怎麼變爬坡了?要我右看?一轉頭,不禁想鬼叫鬼號起來!綠蓊蓊那是阿里羊公園吧?本得抬頭仰望的太空球塔已在腳下,阿曼灣無涯地藍渲到天邊到海角.岸邊低矮石山上的觀測塔如今只是火柴盒,還有小螞蟻在公路上奔波.綠叢在三山圍繞更展壯闊與疼惜.再一個峰轉,金光灑落山腳景,再返影入海.金光與幽藍的陰陽魔界.

我深層感動了.

他們是要帶我看這吧?這冥冥漠漠的石山,好像有了這三少年,有趣了起來.到這裡還不是終點?還要再走下去?好奇心已激揚起了.

他們時而阿拉伯語,我時而英語,想搭沒得搭熱絡聊著,好像懂得對方講什麼其實是沒有真的想要知道答案的問號.狗標說他13歲,北鼻跟佳人是14歲.我三條線誠意地說〔我可當你們媽了〕意若所指地要他們待我如媽的威嚴看,不然我會咚人.他們根本沒聽懂地點頭.

泡妞泡到媽會怎樣?我實在忍不住哈哈大笑.

〔Married?〕又是人小鬼大.實在想回嘴就算結婚也是離婚了才能來這裡.但他們優秀阿拉伯語使我算了.

又看到黃白紅旗號漆在山壁.這~這~這已叫斷谷堅壑了吧!亂石崩雲,草木不生,分明阿姆斯壯月世界.不禁唉乃.清水斷崖人工炸出崖徑,一不留意就跟世界拜拜.雖爬山我不陌生,但,我只是出來散步的啊!忽焉有進退維谷,前不見村後不見來者雜念.該說夠了夠了,我要折回去嗎?三少呆呼呼根本不解.還是〔快來快跟上〕催促.

人聲傳來,三少對著山谷應聲.我試著想看到什麼在跟他們對話?空山不見人,但聞人語響.走著走著,人聲更近了.三少又再回話.但我還是什麼都看不到.再前行,終於看到向來處另一山谷出現一小丁人影,有如悟空在谷裡輕快奔雲.

哇咧喂呀!還有第四少啊!他怎麼風聞趕上的啊?

大眼瞪小眼未來NBA第四少,著橘色16號球衣.他指著身上球號,我是十六歲.好吧!你叫Sixteen吧!我被逗得格格笑不停.我想到我慘淡在學校與台大醫院間奔波的十六歲.雖然有那麼些遺憾失去了,明白杏林有很多無力與醫者極限,人生終有付出努力喚不回的.但人間更耀眼了.希望大家都健康,健康使一切有意義.

荒山裡堆砌石基已崩落無人跡.一旁四方鑿體意味它是井.一定是雨集吧!這寸草不生處不似有泉水地下來.四少興味盎然觀賞數位相機觀景窗,我教他們用法,很快領略手法的他們興奮到不可控制.四少輪番上陣互拍.佳人幫三少拍時,最頑皮的狗標嘻皮笑臉做出對準小便斗動作,被我看到.厲色一瞄,狗標趕快放下正經危站.算有自知之明,不然我比中指.

途中,佳人在石礫撿起一團棉絮拿給我,灰黑色澤有如鋼絲又不是.狗標比吸煙動作.是菸草之類嗎?不可思議古靈精怪.我放入了肩包.半為四少友情.走著走著,〔洼底(Wadi)!〕狗標大叫.佳人跟北鼻衝去.Sixteen重覆〔洼底〕那個音.四人興奮地要我快點.待我看到洼底,瞬時昏厥過去.這不過是個雨天小積水吧?何以如此興奮來著?

轉念想到俄羅斯還立陶宛小朋友,來台參加宜蘭童玩節表演,在車裡看到太平洋興奮的〔Sea!Sea!〕我有些了解但又茫然.了解水源對半島人民何其珍貴,不是嘛?就像沙漠中看到綠洲.茫然的是成日看阿曼灣的他們竟是如此對個小積水高興?是淡水之珍貴嗎?心裡層層推論著.自以為是的產生同理心後,這個小洼底似乎瞬間對我有了意義起來,好像也感染到四少的興奮了.退卻海洋之國無意識的我,似乎重新跟著發掘水的珍貴.

又出現一個洼底.這個洼底雖比先前大上幾倍,從某個巨石角度,還頗有溯溪幻覺.只是這個溯溪只要一腳步就玩完了.但無疑四少介紹來客珍貴景點,拱著我要我跟洼底留念,只好依了!不禁笑出.我遠來中東跟四個小朋友悼念小積水?童年我不也這樣看世界什麼都很寬很大嗎?

春麗的中華風味餐館



來企~來企~來企中東呷料理~


盧伊(Ruwi)走回馬托拉(Muttrah)路上發現的.中華料理餐廳出了華人國,總是要長這樣子的嗎?名字也要取得很中華民族,香格里拉!還要飛山走簷.

好像沒營業了.

阿曼南方首都撒拉拉(Salalah),也碰到一家中華餐廳.大紅宮燈高高掛,燈光陰陰暗暗.菜單非常中國風.看板寫著〔The Authentic Restaurant〕.知道廚師是印度人,當下三條線笑到欲仙欲死.廚師可能明白我在微笑什麼,一副恨不得有地洞鑽臉紅紅.真不該笑那麼大聲 - -||| 突然想到台灣人都會正統日本法國義大利了,沒理由看到印度人會中華菜心呵呵癢.

價格比起印度中東料理當然高檔囉!不喜歡昏昏紅紅摸摸茶燈光,結果沒有馬上試.現想想很可惜!在異國嚐中華料理是個超級趣味題!看看別人心目中或是怎麼扭曲中華料理很好玩,搞不好比正港華人炒得絕妙哦!尤其跟我這君子遠庖廚不煮飯廚娘比,人人都是陽一將太!但若出外還要三餐非台灣白米飯不吃,沒有就使性情,這樣難養建議還是留守家中吃老米飯.

真想知道中東中華料理是啥款啊!不過當時實在忙著吃阿拉伯印度,起碼伊朗的,沒時間管中華.

再強調本篇主題是要告訴只能吃中華料理人士,來阿曼吃飯不用愁,波吉都告訴你當地有疑似中華餐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