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模式: 普通 | 列表

越陌度阡來中東

attachments/200705/0350906182.jpg

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而我已飛過

阿曼(Oman)也不在原念,最初志願是東非坦桑尼亞.很久以前偶然聽到〔洛城法網〕律師彈琴輕哼〔I have never dreamed you for so long, Tanzania...〕就喜歡上〔Tanzania〕這個字彙了.即使至今我不知道歌裡它指人或什麼?是不是這樣拼?總之我就是喜歡上它了.同集有句〔哀吾生之須臾,吾將上下而求索〕我清楚記得.印象那集充塞優美口白文學氛圍.

經年來憧憬著坦桑尼亞,希望能孤身矗立它波瀾壯闊裡.對東非大草原大地塹沒有任何慾念,只純真想投入一個叫Tanzania懷抱裡.一如任何無邦交國家,坦桑尼亞簽證自然不便取得.好像得寄往駐日坦桑尼亞大使館申辦.我在網上查詢坦桑尼亞班機.搜尋目的國輸入條件,〔馬斯開特 MCT〕毫無防備觸目.Where is it?What is it?Who is it?

是Oman首都哦?那Oman是那裡?阿曼?等於安曼嗎?沒多久,弄清安曼在約旦,阿曼不等於安曼.更驚人的是,它是台灣第二大石油輸入國,在台北世貿有辦事處.每天跑來跑去的車子,也有它的石油哦?我揣思著,不知怎樣地感動了.

迷離置身飛往阿曼泰航裡,告別2週意外旅程的暹羅.TG507 17:30 via Karachi.乘客換上刻板印象印度中東臉孔,明知統稱印度或中東臉是不對.深眼窩及一輩子似不會禿枯旺盛毛髮小鬍子羨煞落健男士們.接近客滿班機幸運坐到AB座隔壁還無人.在巴基斯坦克拉蚩stopover,同機上空姐聊起來,她們提醒我小心回教男.後來她是對的.

印度阿三跟印度紗麗在克拉蚩卸下不少.現在機上阿拉臉顯著佔滿,純東亞面孔漸次隱去.隔鄰那列克拉蚩上機留絡腮鬍年輕男子興味盎然看過來,說他就是阿曼人.〔你那兩隻是什麼?〕〔我家布偶,拍照用〕〔你要去那裡?〕〔馬斯開特〕〔歡迎你來阿曼!你若沒決定住處,我家歡迎你〕〔沒關係,我已有住宿旅館了〕我一如往常很肯定中帶著讓人無法屈逼地禮貌回答,邊想阿曼人真友善.這時我還呆呼呼,對阿曼男戒心一點也無.隔天這點純真就跟著太陽飛走了.

癡盯螢幕,東南亞暹羅半島飛飛飛到印度南亞板塊,再飛飛飛中東版圖,不禁感動了.天空沒有翅膀的痕跡,而我已飛過.你在哼什麼?不是天空不要為我掉眼淚~~~~嗎?哼!泰戈爾,不懂哦?

23:00當地時間,下了飛機,是不是還要搭小巴去入關,忘了!總之一位手持對講機身著西裝人員跑過來.〔你是那裡來的?〕〔台灣〕〔怎沒去巴基斯坦?我就是巴基斯坦人〕〔想去!但巴基斯坦簽證好麻煩!〕〔放心,有我,你去巴基斯坦沒問題!〕他無意識地比劃停放機坪的巴基斯坦航空.雖然不知為什麼可以沒問題,到底他也留下一張名片了,也幫忙把其實我自己背就可以的背包拎到入境口了.嗯!PIA,Paskistan International Airlines,原來巴基斯坦航空的人.

Welcome to the Sultanate of Oman

隨著Visa Holder到入境關口,天黑黑已決心賴機場不走的我,不急於跟人潮擠,慢吞吞地看看這看看那.何等整潔現代化大廳啊!一點都不阿拉伯!好在頭戴小白帽,罩黑布人群還是告訴我我在中東了!

左看右看都像空少西裝領帶的純良黑人走向前來〔可以幫上你什麼嗎?〕〔沒有,只是亂看〕他嫣然一笑.他不知道眼前這女人幾個月後要在峇里機場呼呼大睡被印航空少拍背叫醒問〔你是不是要搭飛機?〕然後這女人發現睡太熟流滿口水,還要當人家面前找衛生紙.更慘地還跟人家講牠是台灣人.

咦!那兒是旅遊資訊櫃台!看看有什麼?彩色資訊有些在台灣阿華駐華商務處已拿到,我也不貪心,只拿了本豪華精美裡頭一堆沒看過英文版.加值讚的是眼前是兩位包黑紗美人!一位典型非洲黑美人,一位就是典型膚白深眼中東美人!照例不要臉要人家給拍.

擁有完美21天待期單次簽證沒過期護照的我,輕飄飄地踏入阿曼王國土地.親吻一下!看到一排長椅,半夜還有飛機起降,座椅是大大小小家庭人潮,放心了.瞄往外邊黝景,開始物色今晚打發之處.椅子可橫躺,但初來乍到,還是守規矩只佔兩位置.一坐背包一坐人,人往背包倒.機場內有賣輕食咖啡店,換幣的,衛廁齊全不害怕.為了今天早備糧食不怕半夜餓死機場.

一個阿曼國服頭紮巾男子問要不要計程車?我說不要,白天睡醒再想.他問我有沒有阿曼幣?我說沒有,還沒換,半想該不會要跟我換錢吧?他放下一張1元阿曼紙鈔在我手上,說清晨我就可用這坐車飄然離去,留下錯愕的我跟揉揉眼睛它真的不是夢的紙鈔.

睡過去的這女人,還不知前方等著牠的是莫名奇妙翻山越嶺大哭坡,神蹟出現貝都因瑰麗大沙漠,寫回台灣大罵阿曼男嗶嗶叫什麼鬼東西使性子卡片....立志待死三星期,最後連兩星期都沒待足想不開落跑了....然後用少待九天省下銀兩戲劇性地去了寮國(Laos),從此走向中南半島天涯爆笑不歸路,三周展成一年回不來.... =0=

沙漠中的華麗傳說阿曼王國---行遍天下雜誌

文字整編/韓小蒂 攝影/唐學明
協力單位/阿曼王國駐華商務辦事處、汶萊航空

對於阿拉伯世界您了解多少?
旅遊,會是個開朗愉快的切入點。
透過攝影師唐學明的鏡頭,
娓娓道出在黃沙與綠洲間,
幽幽透出的神秘奢華,
演繹出一則阿拉伯沙漠中的華麗傳說。

阿曼王國--羅絲塔溫泉

羅絲塔溫泉,因當地氣溫高,使得溫泉實在不太像溫泉
  初到Ar Rustaq,一片灰黃的土石岩礫撲天蓋地,幾抹灰綠的沙漠植物或高或團的點綴其間,這是沙漠特有荒涼色調。但爬升到高處時,一道清淺乾淨的溪流赫然映入眼簾,兩岸植物豐美,而衣著鮮豔的人群正沿著溪流擺開烤肉的架勢,這等陣仗對台灣人而言有種似曾相識的熟稔。這兒就是阿曼的熱門景點「羅絲塔溫泉」,泉水可浴不可飲。

  來到泉源處,僅是一方翡翠般綠的小池,卻是阿拉的溫馨恩賜,流灌出這一條歡樂水線。懂得享受的孩子正開心地在源 泉池裡「泡湯」,並對遠道而來的朋友擺出快樂的笑容,就跟阿曼的陽光一般燦爛。

阿曼王國--那寇堡壘

那寇堡壘阿拉伯洞、爬升的階梯與藍透亮的天,不折不扣的中東世界
  在Nakhal地區最出名的景點首推「那寇堡壘」。建於17世紀的那寇堡壘,當年是為了保護當地青翠的農園而設,高踞Western Hajar山丘上,使得堡壘分外壯觀,也凸顯其扼守險要的戰略位置。堡壘內是領主的家與監獄,禁衛隊與軍隊都住在城裡,每天只在上班時間內前來守衛堡壘。

  堡壘、巨石與灰綠的巨樹,是那寇堡壘的典型景觀。堡壘依山勢而建,館內高高低低的樓梯、一扇扇或方或圓的門洞、一重重與巨石交融的天井,在阿拉伯豔陽的光影鋪陳下,竟蕩漾出歷史與自然妥協的出世靜謐。攝影師在光影放肆的堡壘通道裡流竄,卻在鑽入內部空間時驀然駐足——被領主華麗的四柱高腳床迷惑、被會客室的舒適親密勾留、被天花板上綺麗的彩繪吸引。這一切都一一攝入境頭留作讀者見證阿曼魅力的影像證據。

阿曼王國--沙漠與綠洲的異想世界

沙漠的足跡透露他昨夜的美夢
  從海岸向內陸荒漠探索,首先遇到的是Wahabah岩漠。攝影師對於岩漠的印象顯然好過沙漠,他說在岩漠才有可能出現綠洲,以及其他的可能,至於沙漠則是徹底的絕望。

  果然在岩漠裡發現一處神秘洞窟,就像大地睜開的綠色瞳孔,巨大深邃而不可測。這處連名字都還沒有的秘密景點,早已吸引樂於享受阿拉恩寵的阿曼青年躍入其中戲水,引來好奇的群眾在崖邊圍觀。

沙漠、岩漠、大海,多神奇的阿曼
  另一處驚喜則是在岩漠的盡頭出現美麗的海岸,說是沙漠還是沙灘,都對。總之與UAE以進口白金色沙子鋪成的沙灘相較,這兒顯得自然而蒼涼,別有一番天涯行旅的滋味。

  進入Wahibah沙漠就是班都因人(Bendouin)的地盤。他們住在茅草編的簡陋房子裡,有的直接把沙地當地板,有的則鋪上地毯。班都因人以販賣色彩豔麗繽紛的地毯、毛線編織的黑色手鍊,與木片支撐的布製黑色面具為生,不過價格都令人咋舌。偷偷告訴您,黑色面具的確具有讓女性更顯嫵媚的魔力,不妨試試。但男性朋友可別一直盯著阿拉伯婦女瞧,這是不禮貌的行為。
 
  阿曼王國擁有海洋、沙漠、溫 泉、堡壘與摩登都會,豐富而多姿,打破您對阿拉伯世界的刻板想像,箇中美妙值得您親自探訪發掘。

 
(本文轉載自行遍天下月刊《海外旅遊版》2004年七月號 ,
更多資訊請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