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朝倆忘水煙裡



又是一齣阿拉神蹟顯靈....


黃昏時看到巷內,半坪大小舖看板書著〔Sale of Tabacco〕,好奇走過去.除了店主,聚集三個客人.一歐吉桑抽點著一般菸,另一老伯手裡白紙包著一粒粒如堅果切碎碎玩意.

這是什麼?Tabacco的一種?老伯大方地讓我嚐.啃了一口,說不出什麼味道,像是杏果核果未炒前味道.這也能上癮?我半信半疑.但深知就像那我永遠不解的人們為何能香菸一支再一支的不容懷疑.

我正欲走,老伯說要帶我看樣東西,他說的我聽不懂.但決定跟他走.豈知走到一輛車前,要我上車.我有點疑惑該不該上車,但眼前直覺叫我相信.車子駛過漁港,進入柯尼奇大道,來到一看起來高級海濱餐館停下.

他要帶我去那裡?走入是潔白大庭院.黑白雙雄走過來,他們認識.老伯和他們咕噥咕噥,他們笑向我〔Welcome!〕然後要我來來來.

我忐忑不安地走,很小人地隨時想落跑.沒辦法,〔Kiss me, please!〕刺激太大,才是幾天前事.

咦!這些豎豎長長的是什麼?〔西莎〕他們說.我仔細看,底座是各色美麗玻璃瓶,中間是銀座,最頂是像放燈油銀盤,再連接木管狀物.〔加油站〕我腦海詭異浮出這名詞.

黑雄不知在點什麼,只看玻璃瓶好像噗噗有氣,然後把那像加油管的遞給我,指示我用口含住.我滿頭霧水地接過來,最頂端像是濾口.含住幹嘛?他再示意我吸.我吸了一口,滿頭霧水,什麼也沒發生啊?他再示意我很有肺活量地大吸.看我還是白癡,他只好拿起隔壁加油管示範.

我很白癡慘淡地不知自己在含什麼吸什麼?突然有股香氣進入喉道.一瞬間頓悟,這是吸煙吧?我會心笑了起來.黑白雙雄看我懂了,也笑了起來,比個是不是快活似神仙手勢.黑雄再示範抽煙達人口吐圈圈氣吞山河.

那香香味道是什麼?黑雄要我隨他來.他帶我到個倉庫門口,我又很小人地隨時想落跑.我要他先進去,自己慢慢地在門口遊移.燈一亮,哈!這一桶桶的冰淇淋是什麼?黑雄說是我剛吸的東東.打開一看,是膏狀凍物.我細看標籤.嘻!有葡萄,有玫瑰口味.有趣極了!

這些口味有什麼不同?他再帶我回原處,讓我吸了另一加油管.嗯,這次這有點涼味,跟上個香氣不同.阿曼的煙有水果哦?我糊裡糊塗感動起來.

老伯開著車載我回旅館,我猶茫茫然今日為何會去含支加油管?那騰雲駕霧半是好在今日沒有〔Kiss me, please!〕,小人終於又可回到君子.

過幾日我終於大徹大悟這個西莎(Sheesha)是大名鼎鼎水煙.而我在莫名其妙幸福兜了一遭水煙記,心裡卻只牽掛著如何隨時落跑.... - -|||
評論: 0 | 引用: 0 | 閱讀: 7749